返回首页

桂林的地标—独秀峰

 

  桂林的城徽和名片,大家都有所耳闻,但是古往今来,最能代表桂林历史文化和王家风范的景点,却是桂林的地标——独秀峰。今天小编从[书画里的独秀峰][历史上的独秀峰]两大主题,为各位看官细细解读这它的独特气质。

  独秀峰位于桂林市中心的靖江王城内,从古至今作为桂林的地标,素有“众山之王”的美誉。独秀峰坐北朝南,正看像“官帽”,侧看像“笔峰”,故又名官帽山、笔峰山。由于独秀峰峻秀的景色和优越的地理位置,明代靖江王把独秀峰纳入王府之内,并以独秀峰为中轴线建造宫殿,构筑城门,藩国桂林,独秀峰在桂林群山之中也就自然有了王者独尊的地位。宋人范成说它“直立郡治后,为桂主山,傍无坡阜,突起千丈”,说出了独秀峰山势拔地而起、山形直立陡峭、高标独秀的特点。

“桂林山水甲天下”这句镌刻于独秀峰的诗文,八百年来也将桂林“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历史风貌铭刻在华夏文明之中。独秀峰拔地而起陡峭高峻的外形铸就了其卓尔不群的气质,而群峰环列,众星拱月般的山体格局又赋予其万山之尊的气势。明太祖朱元璋正是借独秀峰的人文之风和王者之气封藩建城,以靖江之名,而“镇广海之域”。

 

 

      

  独秀峰原有的摩崖石刻总数至少在171件以上,而现存的摩崖石刻数量仅为104件。作为国家重点保护文物,独秀峰山的这些石刻如同一本史书,记载了自唐宋以来桂林地方历代的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教育和宗教文化等方面,尤其是记录了自唐代以来驻桂官员在此地举办学校和实行科举取士的大量信息,是桂林这座历史名城在文化教育变迁上的一个缩影。

独秀峰上的摩岩石刻展现了中国金石文化中的文学造诣和艺术典范

 

现代著名画家马万里、张大千,两人于1938年合作完成了《桂林独秀峰写照图》(长卷绘画部分)。作者选取了两个不同角度的侧面描绘了独秀峰秀丽的景致。一帧系马万里6月下山后自画,一帧为8月马万里与张大千重游独秀峰下山之后二人合作。图卷后附徐悲鸿、马一浮、章士钊、胡小石、潘伯鹰、虞逸夫、朱乐之等人的长跋。卷中诗文华美,书法精妙,具有非常珍贵的文化和艺术价值。

马万里、张大千于1938年合作《桂林独秀峰写照图》

 

徐悲鸿、马一浮、章士钊、胡小石、潘伯鹰、虞逸夫、朱乐之等人的长跋

 

《独秀峰》赵少昂1948作

 

 

《独秀烟岚》高奇峰1932年作

民国二十一年五月十一日游桂林独秀峰,由山下西南偶向东北展望时细雨无声,晓烟凝染,因图其真形好此。钤印:高峰不朽、岭南高■叶恭绰题:峨峨独秀峙城阛, 万壑千岩若是班。

   韩愈曾写过:“山如碧玉簪,”柳宗元也形容:“拔地峭起,林立四野”,清代大诗人袁枚有感而抒:“青山尚且直如弦,人生孤立何伤焉”。独秀峰以其“皓皓素质,峻极太清”的美好形象赢得了古代文人学士的钟爱。“高标独秀”、“拔地参天”、“南天一柱”、“卓然独立天地间”、“昆化天住立”的诸多题刻,不仅是赞美独秀峰的自身形象,也表现出古代知识分子对正直无邪、坚定不拔的道德品质的敬慕与追求。在登临独秀峰之余,面对这些千百年来用心血书写成而仅存于岩石上的作品细细吟诗,就会感到在欣赏山水之外的另一种心灵上的震荡,另一番人生征途的感受。

 

 

 

南朝年间,颜延之居官桂林,一句“未若独秀者,峨峨郛邑间”,成为最早歌咏桂林山水的诗句,也使独秀峰“嘉名之得,盖肇于此”;至唐宋两代,文人志士在此建孔庙、修学宫,兴学促教;元朝顺帝谪居山下,明代是靖江王府,清代是广西贡院,民国是广西省政府。这藏风纳韵之地又得誉潜龙之邸,因而声名远扬,被视为桂林的“文脉”、“龙脉”所在。

 

雍正年绘广西通志桂林地图

 

南朝至隋唐时期:独秀峰成为桂林的政治与经济中心

据唐代莫休符的《桂林风土记》记载:(夹城)从子城西北角二百步北上抵伏坡山,缘江南下,抵子城逍遥楼,周回六七里。夹城的修筑,使桂林“增崇气色,殿若长城”。夹城的中心区在独秀峰东北部,今中华路是当时的商业闹市,“南北行旅,皆集于此”。经过这三次修筑,唐代的桂林城形成以独秀峰、子城、象鼻山为南北轴线的城市格局。独秀峰及周边地区因此成为唐代桂林的政治与经济中心。唐大历年间(767-779年),御史中丞桂州刺史兼桂管观察使陇西公李昌巙,在独秀峰下创办了古代广西第一所府学,学校教育在唐代才正式出现在桂林。唐乾宁二年(895年),独秀峰下的府学培养出了广西历史上第一个状元赵观文。

 

独秀峰(麦启深摄)

 

宋元时期:独秀峰山下的千古名句“桂林山水甲天下”

宋代桂州府治所在地设于独秀峰前,商业集散地仍在城市东边沿漓江沿岸一线和独秀峰后。南宋嘉泰无年(1201年),广西提点刑狱兼权府事王正功宴请即将赴京赶考的举子,宴上题《□判府经略大中丞公宴贺之诗》,并镌刻在独秀峰读书岩口之上,留下了“桂林山水甲天下”的千古名句。元朝统一全国后,路治在今桂林城。后因元顺早年谪居静江府,就将广西提升为行中书省,简称广西省,此时的桂林即是元朝在广西省的统治中心,成为广西省的首府。根据明陈琏《桂林郡志》所录的旧郡城图,独秀峰下建有帝师殿、报恩寺、学宫等,独秀峰也当为元朝桂林城的政治、文化及宗教中心。

镌刻于独秀峰山下的“桂林山水甲天下”原碑石刻

 

‍‍‍‍‍‍‍‍明清时期:桂林为广西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

  洪武五年(1372年),朱元璋命大臣督促工匠在独秀峰下营建靖江王府,纳峰于城中,并以它为中轴线建造宫殿,构筑城门,藩国桂林。靖江王于独秀峰下开辟御花园,于峰北麓因泉开凿月牙池,又在独秀峰上大建亭台楼阁盛极一时,此举确立了独秀峰在桂林诸峰中至高无上的独尊地位。清代,由靖江王府改建的广西贡院是广西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贡院,“原园号舍仅二千六百余间”,最盛时“共置号舍五千十间”,可供5011名广西学子同时参加乡试。

  桂林秀峰书院 -- 对联:
    一柱峥嵘,百粤风云从地起; 

     六经璀灿,万年星月自天垂。


广西贡院

清光绪甲午年(1894年)十月初十,慈禧六十寿辰,广西巡抚张联桂应邀参加,慈禧书“寿”字相赐。

 

民国时期:独秀峰·王城成为广西省政府的所在地

伟大的中国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为着力出师北伐,统一中国,于1921年12月来到广西的省会城市桂林,以王城作为总结行辕和北伐军大本营,可以说,王城是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工农”思想和创办黄埔军校思想的孕育地。

孙中山逝世后,桂林人民为了表示对他的崇敬和怀念,于独秀峰山脚下修建仰止亭和“中山不死”纪念碑。抗日战争时期,王城遭到日本军队飞机的轰击,大部分建筑毁坏,尤其是1944年至1945年桂林沦陷,日本军队纵火烧城,王城变成了一片焦土瓦砾。桂林光复后,广西救济总署拨出专款重建王城内的省政府建筑,1947年广西省政府再次迁回王城。

1976年2月王城景色(师大档案馆提供)

 

“中山不死”纪念碑

 

随着历史的发展,独秀峰及周边地区自南朝以来一直是历朝历代桂林的政治、经济及文化中心所在地,它峻秀的外表和浓郁的历史文化深沉,也代表了桂林这个人杰地灵的城市气质,独秀峰即成为“山水甲天下”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桂林的地标